请看书 - 修真仙侠 - 归墟之门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给我的感觉,很坏!

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给我的感觉,很坏!

        郭立于身后道:“我将他们杀死,他们便成了我,但他们死,我却不会死,千身之道,玄妙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思是,他杀了自己,便能运用他们的身躯,他们的思想还是郭立,只不过用的却是自己的魂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同于多了一个控制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我将千身融合,我便到达破境,灵池圆满,看法便是法,便破万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完美灵池,完美破境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瞥了郭立一眼,见他盘坐下来,其余郭立瞬间同他一样盘坐而下,哗啦一声,风声荡起,他们坐于空中,准备研究苏蛮的神通道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千个郭立同时取出小册子,取出笔,面带笑容看向苏蛮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妖鼎不安道:“这小子谨慎,不蠢,先将你本事摸透,再对你下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看向站出那人,他与郭立长得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气质,这人给他的感觉,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就像是一道奔雷,平育天穿透身躯,这人筋脉流转间,满是雷光。犹如雷霆铸造。

        象甲族沈万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,刀背漆黑,长两尺,有玄黄之气流转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妖鼎道:“他出手,他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看向郭立,他看不见深渊,有些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炼妖鼎疑惑道:“你看不见他背后的深渊?他若是出手,深渊就会制造各种诡异,将他吞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摇头,道:“确实看不见,即使我将气血涌入眼瞳,也不曾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万听到炼妖鼎的话,脸黑了下来,但还得动手,苏蛮抬手制止了他,叹息道:“我还没有为你们解毒,你们若是死了,我的名声就坏了,你们隐匿身形退下,你们的族落我记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闻言,愣了愣,有些不可置信,居然还有如此好人,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味道,回身对苏蛮一拜,向远方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出之人体内传来轰鸣声,雷光在体表溢出,抬手道:“吾名华向月,雷丘泽人,擅雷法,修《神霄会元决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身躯一震,气血涌出,周身被雷光充斥,数道雷光轰然爆发,气息爆裂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于后方,被雷光引得衣袂飞舞,大笑道:“苏,我为掌雷之人,便为雷公,神霄会元,七十二雷法,灵池无敌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华向月向前奔走,发出闷响声,他的速度极快,瞬息便至苏蛮身前,雷光汹涌,炼妖鼎与罗睺急忙退开,不敢直面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光变化,左为阴雷,右为阳,双掌推来,如阴阳而行,直奔苏蛮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霄正法,阴阳雷法正,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光奔涌,气血如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面色如常,气血涌入平育天神眼,三层眼眸转动,他的眼睛散发微弱光芒,一道道条框覆盖,在他眼里,满是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向月向他出手,还无法逼他使出真本事,上次悟道,顿悟武道与神通双修,那时还曾提及过,如何斩断别人的神通道法!

        眼瞳大开,知其轮廓,便能斩其连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视线里,向华月的一举一动都被分解,分解成数道碎片,而碎片中,每一个呼吸,每一秒,都被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条框浮现,上千个画面穿插,形成此时阴阳雷法正!

        “知其轮廓,便能晓其理,我能将他的一招一式看透,学会他的神通,便能得知他的破绽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眼睛眨动,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将向华月的功底看透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法已至面门,苏蛮脚步交错,步法退去,华向月推掌打空,上前一步,压向苏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苏蛮眼里,他的一切雷法来自他的胸口正中下三寸的地方,便是他的黄庭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面色古怪,心道:“我若以气为丝,能不能斩了他的黄庭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脚步交错,不断退去,让华向月不停打空,以气血涌入黄庭,向炼妖鼎道:“鼎爷,借道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炼妖鼎闻言,鼎上蛟龙飞舞上天,轰隆一声,雷霆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向月大笑道:“我为雷法,便是雷公,你引雷助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却不理他,后退的同时单手一引,将雷光接入手中,引入黄庭,手上交错,左为阴雷,右为阳,阴为闷雷,阳为炸雷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向月再攻来,苏蛮已经完全摸透,将雷法同样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以真元为丝,斩向黄庭,切断本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向月看到苏蛮施展,只觉得自惭形秽,因为苏蛮一招,比他的更为精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奇怪的是,他的阴阳二雷突然失去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咚!

        苏蛮双掌一推,华向月翻飞而出,体内传出两道闷响,四根肋骨断裂,扎进黄庭之中,将黄庭撕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后退两步,吐出一口浊气,笑道:“立,你忘了我看一遍就会的本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立单手一招,华向月落入他的手中,被他反手装进了背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道:“我倒是忘了,你与我一样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小册子上不停写画,身后又有人站了出来,郭立目不斜视,专心记下苏蛮方才使用的一切招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以同样的方式将这人击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出一人,直到逼出苏蛮的神庭,只见山峰屹立于苏蛮苏蛮身后,天河倒挂,星空璀璨,好不壮观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拍手叫绝,眼里满是欣赏,待结束后,瞬间起身,目露精光,他随手将落败之人塞进背篓,其余郭立也纷纷往背篓里跳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大步前来,背后人群不断跳动,他的气势愈发强烈,虽然不曾突破灵池到达破境,却浑厚无比,山峰上少数破境低下头来,论真元浑厚,远不及郭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,你不愧是神庭证道第一人,你的神庭,很是壮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果然是一路人,我年少时便能看清雨中的怪物,你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你神庭藏入八峰,证明你见识到了归墟外的风景,我同你一样,我见你就如同照镜子一般,你知道吗若是一个人追求完美,他照镜子时,便满是缺陷,镜中的自己总是不够完美,所以这也是为什么,很讨厌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摸清了你的神庭,你在我眼中满是破绽,我将你格杀,将你的神庭移植到身后,我便能完美灵池,安心踏入破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蛮面色凝重起来,此时的郭立在他眼中,错综复杂,犹如密集的丝线穿插缝补而成,他无法看穿郭立,看不透他的功法走向,气血流向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一步步走向苏蛮,铺天盖地的威严轰击过来,待两人相隔不足一丈时,苏蛮终于看到了那所谓的深渊,在郭立背后,有一道漆黑的口子,一双双眼睛盯着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的运道很好,在外人看来如同神圣行走世间,然而真正的境地却是如此场景,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疯狂运转神庭证道,太易无常灵眼开合,身躯徒然涨大,请神上身,然而危机感并未消除,他脸色一变,神魂冲入神藏,将神藏宫殿的柱子一脚踢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还是第一次解开神藏内的自己,他一直怕迷失,虽然他知道,那是以前的自己,只不过同他一样,记忆不曾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记忆仿佛被人偷走了,就是脑袋上那个缺口,丢失的一块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蛮神魂的周围开始涌现雾气,苏蛮的身躯站立,脸色慢慢的浮现笑容,嘴角越裂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立走到苏蛮身前愣了愣,他看向苏蛮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片刻,迟疑道:“你给我的感觉……很坏!”